关于爱情

其实爱情就是个人的事情。 考虑的主要点应当是否爱对方,而不是如何去维持下去。 不爱对方了,那便应当放手。不应因为依恋习惯与不舍而去放不下,这样其实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即使在一起,也无法相爱,即使一辈子在一起,也不过是相互消耗与耽误的爱情。
迟一点遇不到你,早一步错过你。 只有最安的时间,遇到才是爱情。

经济压力

其实也不算什么经济压力。就是今天某笔还款逾期了几分钟。 但是,仔细想想,确实是马上即将难以进行周转了。 我何以落入如此地步。 还是因为太过散漫,又喜欢用借贷。 这种压力也好,也正是我应当感受到的。 我顽固的人生态度,使我受到多少压力。这次只是个小教训而已。 我是否应当适当放弃一些本心的顽固呢? 如若放下,岂不忤逆本心。 走一步算一步吧,这也是需要的历练过程。或许,在我身上来的更迟一些而已。 然而,某些伤害确实是很难恢复的。 我最欠缺的其实是独立性,与理性。否则怎会,那么多失败与无奈。

关于建站事业

之前考虑可以使用境外服务商的服务器为某些商业者建立简单的企业站点,但经测试发现境外服务商提供的服务在国内访问情况很差,难以做到最基本的用途。

因此,如果要做这件事,需要考察国内服务商的香港虚拟主机情况。当然,主要是价格。主要考虑成都西部数码的香港虚拟主机。

我为何对你不言不语

让我如何言语。 我根本感觉不到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总觉得是像演戏般。 你那样强硬的回应我的沉默,使我只得继续沉默。只得思考是否放弃才好。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能对喜爱的人,随时以分手示威。更无法想象,能对喜爱的人,骂出口。 不断地微信找我回应,而后又恶言相向于我的沉默。只能想象到,这是一种不甘而已。 而我当如何,只得沉默。 因为,我出口,也只能更多的是对骂。没有意思。 我其实并不喜欢于社交软件,其实是很讨厌的。之所以继续使用,是因为当下确实摆脱不了智能手机了,我在微信支付宝等有不少债务,一日未还清,一日不可能丢掉智能手机了。 记得,那日她发信息到微信。而我微信已设为不在后台运行,因而并不知道她有发信息。于是,打开微信后,看到她一串接二连三的话。 记得,我说我是水瓶座,所以就是这样,有时候会喜欢一个人静静。她直接说是借口。 我怎么说。 或许,她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错。 但,我无法接受一个在工作时时不时与我聊微信,而时常间隔很久才回应。我想,工作时间却是因以工作为重。因而,我决定只在下班后聊微信,她又说我不喜欢与她聊天了。 经常喜欢语音通话,而我每次晚上视频通话时,都说太晚了要关灯睡觉为借口。总是我多次要求下,才会勉强视频。 哎。或许,是我不了解她吧。 女人这件事,确实太复杂些。

生活中的一些压力

压力或许都应当是必然吧。我们应当正视压力,去面对.

压力,或者灾难疾病什么的,应当是很正常的宇宙存在啊。

我们应当因为一件很正当的事情去烦恼吗?我觉得不应该。

我们应当运转起来,应当明白只是生活中的某些因素发生变化而已。但那依然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或许,此便所谓平常心吧。

当然,这一点说起来似乎很简单。真正去做去行动,我当下也是难以做到的。

那换种想法。就当作是一种不同体验吧。像是一种需要解决的生活问题,去面对去解决。

我们应当想,每个人都在生存中预置着不同的变量因子。并无孰优孰劣,只是各不相同而已。而生存预置因素,又不会只是一个,所以每个人或存在的生存中,便因各种预置因素交织变化而呈现了更为缤纷多样的不同生存挑战。

存在之间又相互交织,因而生存的过程中便会存在很多不可预知、不可借鉴之因素表象。

便像熔炉一样,生存的道路在炼出自我一个又一个的特性。因而,也便使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思想与存在形态。

思想给谁看

我们去思想,是为了自己明白些什么。并不是为了给谁看.

如果,我们深刻认识到自己某种思想很得心。那么我们也应分享于他人吧。我们的思想结果,应当也都算于宇宙的智慧,我认为不因有此方面的藏私之心。

关于价值

我们如果真正地生存着。我们必然应当会做出应有的价值.

关于价值表现这一点。我们似乎多有误解。我们以为要去执著而贴合地适应社会的某种思想或现状。其实,我们本身何尝不是社会的一部分。我们所表现出的价值观念,便是这社会的一种价值,是值得的。

看到他人在做某种工作,会获得某种价值,或会获得更多财富,我们或许便会怀疑自己当下的存在方式。我们这样去作践自己,看低自己,其实是对宇宙智慧的轻蔑与亵渎。

但是,若我们从事于某种贩毒或屠杀活动。我们当下的也是对的么?对此,我们应当自责么?

或许未必是某种正确,但我们实在不应当太过于自责。我觉得就此,我们应当去问自己的本心如何想法。—那种纯净而顺畅的本心想法。

重要的一点,我觉得便是不应当过于执著与放不下。所以,我觉得执念,才是一种地狱吧!

轻松愉快地以本心去生存生活,应当就是快乐开心的。虽然,其间有些或许会看来并不合于当下社会价值观念。

关于这一点,其实我并未真正理解。因为,我也困惑于,到底哪样算是本心或不执著、无执念。

为什么我们需要隐藏些思想

对我来说,

其实并非隐藏,而是隔离思想过程。从而使自己可以更畅快地进行思考,而不用去与人争辩,或是去在乎他人的思想,而被干扰到没有思想能力。

以前,我总以为我是可以不需要隔离空间的。但,面对围观,面对身边熟人可以时时了解到你的思想状态。这样确实是会影响到自己思想能力的。

并非是逃避,只是需要自己的思想空间。

我们可以在思想成熟后,再对某种思想进行一定程度公开。

当然,我还是认为,没有必要刻意地执著地去想方设法躲避。不需要躲避,只是需要空间。如果有些人看到了,即使他是熟人,也是ok的。但,不要同时被大多数人看到,不要被人时时刻刻看到。

我们寻找或建造自己的思想空间,进行思考。不被打扰,不被监视与跟踪。最主要是不被影响到思想的过程,就ok了。

当我们的思想空间不能很好地给予思想安静环境时,我们可以再去迁徙便可。

对于我以前的“可以在众人面前裸露自己的内与外”,我觉得这是不完善的想法。

做人,应当以实际情况出发做出决策。而非想当然贸然实施一种思想。—当然,对此,也只是我当下状态的一种思想,并不能广而适用所有情况与所有人。

广而普世的理论,是一种人类的妄想。我们应当了解到个人智慧及思想的并不伟大性。

每个人都拥有智慧,我们不可妄自尊大,当然我们也不应小觑自我。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对宇宙智慧的亵渎。